新聞

黃牛生意經:年輕女白領愿意加價買網紅食品,固定客源很重要

字號+ 作者:戚穎璞 來源:上觀新聞 2017-04-07 我要評論

“網紅”隊伍中的“黃牛”說:限購?怎么能限制住我們?



一杯爆款奶茶真要加價50元至100元?雖然這是圈子內的“統一定價”,但是“黃牛”小李又壓低了售價:只加40元!在他看來,某品牌奶茶店的紅火只是一時的,當務之急是要依靠低價發展長線客戶。“當場叫賣、高價轉讓的方式維持不了多久。這些網紅食品都講究新鮮度,等待的時間越長越不值錢。”小李打了個比方:就好像演唱會門票一樣,沒來得及兜售的票,最多打折轉手,到頭來還是虧本。

 

“你以后需要什么‘網紅’,只要提前預約我都可以弄到,價格絕對實惠。”小李向記者“自薦”——他是記者在為某個網紅食品排隊時認識的。在與記者暢談“生意經”,小李還忍不住點評了當下那些看上排隊商機的互聯網公司。他覺得,排隊生意并沒有那么好做。
 

跑腿服務只是“時間買賣”的掮客?
 

小李曾經轉行做過某跑腿服務APP的配送員,但不久之后又做回了黃牛。原因很簡單:跑腿還不如黃牛。
 

跑腿服務APP是近年來處于風口的新品類。這類APP的理念是利用“時間成本差”,對價格不敏感的高收入人群可以通過花錢去買低收入人群的時間,低收入人群通過勞動把碎片時間變現。APP作為交易平臺,發揮分配訂單的調度作用。
 

效率真的會高嗎?記者發現,無論是消費者還是黃牛都比較排斥這種服務。
 

記者下載了一款APP進行嘗試:如果定位在距離網紅奶茶店2公里的寫字樓,頁面顯示:總費用為“配送費(24元)+商品費用+排隊費用(0.5元/分鐘,平均排隊時間為4小時)”。也就是說,記者為一杯網紅奶茶需要支付近170元,遠遠高于黃牛每杯加價50元至100元的出價。而且在當中,根據時間變化的排隊費用更是給了跑腿員可以操縱總價的空間。
 

小李告訴記者,雖然APP平臺要求接單后跑腿員每隔20分鐘要拍照證明在排隊,超時就要面臨處罰;但有的跑腿員還是會鉆空排上7個小時,借機索要更多費用。“實際上,平臺就是掮客,它還要抽取不少費用。消費者花200元,但我們分到的也就幾十塊錢。由于體驗不好,聽說復購率很低。”小李認為,從某種程度上說,跑腿服務APP所提供的排隊服務與黃牛并沒有多少差別,但跑腿員最終的收入還不如黃牛。
 

另一方面,客戶對跑腿服務的要求很高,甚至可以用“挑剔”來形容,會進一步影響跑腿員的積極性。小李就頗無奈地說:“有時候為了趕時間,飲料灑出來一點,這也會被投訴。遭到投訴多次就會被封號,意味著做不了生意了。”所以,與其借助跑腿服務APP接業務,他寧可直接做黃牛。
 

固定客戶源是黃牛的機會
 

跑腿服務的短板為黃牛提供了機會。不過,固定客戶源對黃牛來說很重要。
 

萌生發展固定客戶的念頭還是在一個月前。當時,小李為一名在人民廣場某世界500強公司工作的女白領代購了一袋“鮑師傅”,女白領隨后又聯系他幫忙購買了“光之乳酪”、“喜茶”等,還為他介紹了不少客戶。這名女白領是小李的第一名固定客戶,目前他總共發展了七名固定客戶。而固定客戶,意味著收入將有保障。
 

“要是加價40元客戶還覺得貴怎么辦?”面對記者的質疑,小李先來算了筆經濟賬:網紅食品購買者大多是品牌公司的年輕女白領,工作忙碌,時間成本很高,“你排個隊要花四五個小時,這個時間如果用來上班,可以做很多事,價值比排隊高很多。”
 

除了經濟賬,小李對女白領們還有一套“美容賬”的說辭:“女孩子花在皮膚保養上都是小幾千的。排隊其實很辛苦,冬天風吹夏天日曬,一不小心皮膚吹干了曬黑了,又得砸錢。”
 

兩筆賬一算,愿意花錢請他代購的人就不少了。
 

對于商戶推出的限購政策,小李認為根本擋不住想做黃牛生意的人。前幾天,某外企的部門會議叫了18杯奶茶,小李帶了8個人去排隊。分攤下來,平均每人只掙20元左右,但小李認為還是值得:“各行有各行的圈子,我們也講究人際關系,一次賺得多不如積少成多。關鍵是要把事情搞定,讓客戶更信任我。”
 

記者還發現,在小李的生意經中,黃牛與穩定客戶的受益是雙向的。因為他不斷向記者打探:“你的同事會經常提起這些網紅食品嗎?”原來,如果客戶能幫忙黃牛介紹生意,也可以從每單中拿到一些回扣,數額按照每單實際情況結算。
 

鐵打的人流,流水的網紅店
 

沒有客戶預定時,小李就做回普通黃牛,一邊排隊一邊向路人推銷。記者覺得奇怪:排隊在滬上餐廳并非鮮見,每到飯點各大品牌火鍋店排隊至少1個小時,為什么不去這些餐廳前幫人排隊呢?小李搖搖頭:餐廳和網紅食品店不同,翻桌率很慢,排隊速度完全依賴消費者的吃飯速度,而且用餐時間相對固定,一天下來的收益其實不多。
 

市場瞬息萬變,黃牛們怎么看待網紅食品的發展?“流水的網紅店,鐵打的人流。”小李概括說,人多就有商機,經驗豐富的他還摸出了一些門道,并結合當下的幾個網紅做了分析:“喜茶”的轉讓率和轉讓費都很高,所以他一杯都舍不得喝,預計“這單生意還能再做一陣子”;“鮑師傅”談不上好吃,消費者回購率不高,而且容易涉及“缺斤少兩”問題,黃牛市場競爭也激烈,小李不打算再去排隊了;網紅青團屬于季節性產品,資源緊缺,市場仍然值得看好:“今年沈大成、新雅都出了咸蛋黃肉松青團,我都特地去嘗過。”小李說,有些網紅很快會引來跟風者,口味也不差,但排隊一定要排最早發明出來的那家店,因為“名氣最響,大家都知道”。
 

此外,信息對黃牛也很重要。比如,小李還關注了熱門奶茶店的微信公號,他會去查看公號推送的動態新聞,以便調整供工作方式。比如,“限購和實名制我都是第一時間接收到信息,再告訴我認識的一些朋友。有些年紀大的黃牛隊伍排到一半才發現需要身份證,離隊去拿身份證,就會因為離隊超過10分鐘被收走取號單,等于之前的時間都白排了。”
 

雖然總結出很多生意經,但小李承認,黃牛生意還是“看天吃飯”,不僅不會穩賺不賠,還會受到管制,不是長久之計。“我還年輕,只能一邊做著,一邊找工作。”小李說。

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相關文章
  • 舍得酒業新品沱小九上市,年輕態,玩得嗨

    舍得酒業新品沱小九上市,年輕態,玩得嗨

網友點評
辽宁35选7出球顺序